百家爭鳴:
演戲、看戲、品戲
人物專訪
資訊廣場
笙磬同音
(介紹新會員)
編輯室報告
 
前期會訊
 
   
   
   
   

 

 

 

 

 

 

 


 
 
 
    演戲看戲品戲
  《潛園故事》歌仔戲劇評會 | 《范蠡獻西施》劇評會 | 更多劇評
 

 

 

 

 

 




研討劇目:歌仔戲《范蠡獻西施》
演出單位:秀琴歌劇團
日  期:2005 / 11 / 06 (周日) PM 2:30
地  點:主意食尚咖啡會館(台北市青島東路4-7號)
電  話:(02) 2321-8794
會場主持:劉南芳(台灣歌仔戲班製作人)
講評來賓:顏綠芬(台北藝術大學音樂系教授)
                     劉慧芬(國光劇團副研究員、文化大學、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兼任副教授)
        傅裕惠(戲劇導演/台灣大學戲劇系講師)
主辦單位:台北市現代戲曲文教協會




導演講評重點   /傅裕惠
《何須欲言又止?!》


一、《范》劇格局工整;
就一個野台出身的歌仔戲劇團而言,這次演出深具大氣規模,非常難得,值得期待未來與大團如明華園與河洛歌仔戲劇團等文化場製作,鼎足而立。

二、最值得一提的是現代劇場的創作嘗試與詞曲的新編。
也許簡略來分,所謂唱詞的幾種功能可能包括:對話、抒情與旁白敘事等;這齣戲的對話唱詞較少於抒情。諸如〔新編蟬聲鳴〕、〔新編緣再續〕的詞曲格式如 ooo xxxx ooo xxxx或是 ooo ooo ooo ooo等類型,似乎不太符合過去歌仔戲唱詞表達情感的抒情本質,也許跟劇種本質有關,這類的格式表現顯得比較壓抑,欲言又止。相對之下,反而〔七字〕、〔都馬〕就較能一氣呵成,尤其對話使用特別順暢。

我們或許可以比較或對照古時候詞曲表現和產生的方式,找一些問題的啟示。不過,在〈獻美〉這場中的〔五擊痛〕卻非常有趣。由於讓范蠡與西施直接通過觀眾席,觀眾跟台上的君臣,都是目睹整個事件的目擊者,因此范蠡的表現必須壓抑,只有他的心情跟大家不一樣,自然形成衝突和戲劇性。

〔胭脂扣〕蠻充滿異國風情的,也許是為了讓西施有表現舞技的空間;這齣戲的舞蹈是少見的用心編排,值得鼓勵和肯定。又如,第二場的開打,整場戲武打的節奏,搭配創新的歌詞唱法,似乎和觀眾推戲運行的看戲慣性不太密合,所以才要鼓聲幫助強化潛在的韻律。又如:〔怒言〕的曲詞表現就很貼合,曲折憤怒,因此起伏便符合戲劇節奏的演進推行。

三、就演員表演部份
我非常同意廖老師所說,最好要多加強其他演員的表演。有一場養馬房之前、勾踐戰敗,勾踐唱:痛失能臣時,夫差的反應是打勾踐的手臂,有點像是要推勾踐一把,情感細膩的部份導演似乎沒有空間特別處理。夫差的表演夾在兩個角色之間:范蠡和勾踐,很使勁(吃力)。伯嚭的表演有點問題,因為整齣戲的行當幾乎都有跨行當的特質,所以這個角色被安排為丑;問題是角色的行為肢體接近青少年的味道,不是那麼成熟或是個性化,無法扛下當壞人的責任。

也許和東施一樣,編劇對越夫人這個角色似乎也有所垂憐,希望塑造她正、反兩面的個性特質,但因為沒有劇情鋪陳,反而沒有稜角,也沒有殺傷力。比方如越夫人最有機會出手的「練舞」那一場,最有心機的獻美計策,被勾踐搶功去了。

不過話說回來,〈練舞〉這場:一則顯現勾踐夫婦的心機,二則交代西施命運的轉折,三從東施的表現來強化西施被害人/無辜的本質。若能讓這場舞蹈不是僅僅跳舞而已,可能幾個人各懷鬼胎的情境就能得以描繪,不至於讓一些剛發芽的角色動機,就這樣消失不見了。可能這一切都是為了堆疊勾踐以苦肉計威脅范蠡就範的這個戲劇性,稍後我會說明范蠡這個角色如何影響整齣戲的戲劇線進行的問題。我要特別補充一點,〈養馬場〉那場中,阿牛刷馬毛的動作真好看!

四、就情節鋪排的部份
第三場〈養馬場〉鞭打勾踐、第五場〈獻美〉前半與第六場〈驚夢〉非常有特色。金梅的唱腔和表演將〈驚夢〉發揮得淋漓盡致。然而,第三場的設計,也許為了突出主角,因此按照邏輯來說,應該是勾踐被刁難而非范蠡,可是這齣戲卻讓養馬場的奸人戲弄范蠡,讓范蠡忍無可忍。類似的角色性格與動機,似乎與我們所認知的一個能知進退,又懂得生意手腕的范蠡不同。

相較之下,〈重逢〉和〈迴旋〉便讓我有點錯愕,很多事件集中在一個場景裡交代,這裡結局的節奏就有點亂了。由於第一場開宗明義地表達了他們二位將能白頭偕老,編劇也沒有選擇以往較悲慘的故事結局/西施被害等等,因此在最後關鍵的轉折點:我們非常關心西施和范蠡如何重逢。不過,到了這一場,編劇就是讓范蠡帶隊進軍(連打都很簡略,可能時間已經太長了),而且還巧遇西施,實在有點可惜。范蠡角色在這樣的歷史結構下,或說,在本身即有許多故事性可以琢磨的歷史人物之側諸如夫差和勾踐,似乎沒有更有趣、曲折或是突破性的創造,這點連帶影響了范蠡與西施的感情戲劇史。

有部電影:LA. Confidential,其中角色Kurt Russell(蠻直)、Kevin Spacey(聰明)、Guy Pierce(智慧狡猾)分別具有不同典型,當然結果下場也不同。這部電影編劇採取的是大時代的角度,看歷史和地方史的角度,如果《范》劇也是,那麼大時代歷史之處,又沒有篇幅和空間多加琢磨;要講小人物如何survive這個歷史階段,也許我們僅從西施和東施的片段看到一些編劇的關注,並沒有特別的認同立場,所以整齣戲沒有事件大起大落的衝突性,有點可惜。

最後東施的死,似乎代表著編劇自己也不太相信西施能全身而退,必須要有人做代罪羔羊,或是凸顯勾踐的陰險惡劣,顯然設計起來像是勾踐遷怒的舉動;最後文種拿著信發呆愣住的畫面,非常有趣,有點一切盡在不言中的意味──若是觀眾能體會後設趣味的話。
 
 
 

網站留言

本會電子報發行人:彭鏡禧 
主編:劉慧芬、于善祿  電子報編輯:李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