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爭鳴:
演戲、看戲、品戲
人物專訪
資訊廣場
笙磬同音
(介紹新會員)
編輯室報告
 
前期會訊
 
   
   
   
   

 

 

 

 

 

 

 


 
 
 
   
  楊世彭教授  黃宇琳、陳利蒼(大陸金獎賽、京劇新生代具體成果展現)
 

 

 

 

 

 


黃宇琳、陳利蒼(大陸金獎賽、京劇新生代具體成果展現)  

臺灣京劇新秀出擊
北京2005年中央電視台青年京劇演員電視大賽
黃宇琳
陳利蒼老戲翻新 《活捉三郎》北京精采呈現


劉慧芬採訪特稿


黃宇琳與陳利蒼連袂參賽
今年六月間,黃宇琳與陳利蒼兩位年輕的京劇演員,參加北京2005年中央電視台青年京劇演員的電視大賽。懷著增廣見聞,觀摩學習的心情,宇琳挑選一齣自己的拿手好戲《活捉三郎》參賽,劇中的男主角「張三郎」指定要學長陳利蒼先生擔任。
《活捉三郎》1
《活捉三郎》2
《活捉三郎》3
《活捉三郎》4

宇琳畢業於復興劇校第第二十四期,國內師承:白明鶯、王鳳雲、趙復芬、李中芳、郭錦華等諸位老師,海峽兩岸交流師承:葉芳、崔榮英、佟熙英、李喜鴻、李文敏、劉秀榮、蔡英蓮老師,1995年暑期赴上海進修,向王英姿、陸儀萍老師請益,又曾隨尚派傳人孫明珠老師請藝,博採眾家之長,藝事不斷精進。目前任職於台北新劇團,曾與海峽兩岸的名演員尚長榮、孫正陽、李寶春等藝術家同台,演出《櫃中緣》、《辛安驛》、《牛皋招親》、《霸王別姬》等傳統劇目。同時,也有出色的新編戲創作,諸如《魯齋郎借妻》、《胭脂虎與獅子狗》、《曹操與楊修》、《巴山秀才》、《十五貫》、《孫臏與龐涓》、《白雪公主與七矮人》等劇,擔任女主角,演出經驗十分豐富。

陳利蒼畢業於陸光劇校第四期,專攻文武丑,師承吳劍虹老師,1996年又拜上海名丑孫正陽先生為師,並向上海崑劇團劉異龍先生學習《思凡下山》等戲,代表作品包括:《昭君出塞》之王龍、《小上墳》之劉景祿、《春草闖堂》之縣官等,曾隨當代傳奇劇場、台北新劇團、國立國光劇團至歐美、亞洲各國巡迴演出,他以「丑而不醜,丑中見美」八個字,詮釋自己的表演風格,是一位師承嚴謹、舞台經驗豐富的丑角演員。

兩人默契十足,在紮實的師承基礎上,參考各種名家的表演版本,融會貫通,力求這齣《活捉三郎》,無論在演技或內容上,都較以往各種表演版本豐美。宇琳信心滿滿的踏上征途,孰料,由於資訊不足,溝通不良,到了北京後,才發現自己除了表演的實力外,各方面的準備,都不能與當地的年輕演員們相提並論。

競賽內幕疑雲重重
這次競賽的過程分為初賽、複賽與決賽,原先僅知道初賽不須現場演出,只送審表演影帶,但很快的又接到複賽通知,到了北京後,發現比賽規則一變再變,所有的參賽者,為了爭取名次,莫不用盡心力走後門、拉關係,試圖影響競賽的結果。幾乎每位參賽者,都帶著一大群的「幕僚」,任何事情有人幫忙打理,反觀宇琳這邊,除了一位化妝師外,就是搭檔陳利蒼學長,三個人就像無頭蒼蠅似的,不清楚步驟,不認識環境,不了解情況,唯一可靠的就是自己的實力,等到正式演出後,成績令人驚艷,乃能順利進入決評。

決評的參選劇目為《辛安驛》,根據當地的報評與臺灣《申報》、《宏報》等媒體報導顯示,宇琳的表演確實令當地人激賞,特別是她的「蹻功」突出,入圍得到二、三名的資格絕無問題,但卻僅得第五名,這樣不公平的結果,引發許多觀眾的質疑,台灣的媒體曾出現數篇文章的不平之鳴,可見這次的參賽,確實顯得疑雲重重,不見得是一場符合公正、公開的青年京劇競賽。而從另一角度來看,臺灣的參賽者原本被當地人認為屬於「保護名額」,不管實力如何都能得獎。而這次的競賽的結果,也使得這種迷思被徹底的顛覆。宇琳與利蒼若沒有堅強的實力與精采的表演,就此次競賽的曲折過程看來,被淘汰出局的可能性相當高。特殊的參賽經驗,讓宇琳獲得一場「另類」的震撼教育,了解從事藝術創作工作,誠懇的態度與真正的實力,才是值得維護的品質與追求的目標。

再度翻新《活捉三郎》
宇琳與利蒼的學習,都以嚴格的師承為基礎,《活捉三郎》這齣戲更曾是許多戲曲名家精研揣摩的經典,已經沒有太多空間容許新鮮的表演元素加入,可是宇琳與利蒼,仍然針對個人的特殊條件,放棄「依樣畫葫蘆」的傳統表演方式,用心的設計出適合自己的表演細節,不斷的豐富這齣經典老戲,使其成為「經典中的新經典」。

宇琳參考三種不同的表演版本,演了一齣適合自己戲路的《活捉》。她在戲校跟隨大陸老師崔榮英學習此戲,依據「筱派」(翠花)花旦的戲路;由於崔老師發現臺灣戲校保持了大陸失傳的花旦「蹻功」技術,便有意把這絕活在「鬼路」一場盡情發揮。閻惜嬌不唱「吹腔」,改唱「高撥子倒板」、「迴龍」、「慢板」後轉「西皮」唱腔,在大段的唱腔中配合高難度的「硬蹻鬼步」(蹻鞋分為兩種:硬敲與軟蹻,前者類似芭雷舞鞋直立的角度,後者類似高跟鞋的高度,難易有別。)穿插「串翻身」、「蹦子」、「臥魚」、「小搓步圓場」等蹻功特技,提昇這場「鬼路」載歌載舞的難度,表演更見精采。

接下來「活捉」一場,改採大陸名演員方小亞版,採用「水袖」外帔,水袖的長度加長許多,可以用舞「彩帶」的方式呈現,便於把舞技與情節密切的結合起來,在活捉的時刻,旦角利用長水袖,把三郎一把拎起來,發揮鬼戲特有的驚悚與特技,讓觀眾瞠目結舌,擊節稱讚。

利蒼的張三郎,師承吳劍虹老師,這次也參考了孫正陽老師上場的唱段,改「吹腔」為「四平調」,唱詞內容把張三郎的輕薄浪蕩的性格,描摹的十分清楚。此外,利蒼更分別交替使用「韻白」與「蘇白」,表現人物內外不同的嘴臉;「韻白」顯示張文遠面對他人的偽裝面貌,「蘇白」刻畫三郎內心的思想,鮮明的區隔出此一人物在思想形貌上的差異性。

此外,兩人更設計了一個獨特的「踩蹻斜立椅子」的姿態,這個動作如果不踩蹻的話,並無特殊,但踩蹻之後,難度提昇了十倍,由於椅子的角度傾斜,蹻鞋面積很小,不容易找到支撐點,如何站得穩當,著實讓兩位青年演員煞費苦心,最後,將椅子的角度精密的調整後,宇琳終於能夠「踩蹻站在傾斜的椅子」上了!

克服困難的結果,自然贏得表演藝術水準的提昇,這齣「活捉三郎」在兩位青年演員參賽的激勵下,得以煥然一新的再度出擊。得獎與否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創造力與豐富的潛力被開發,並受到觀眾們的高度肯定。兩位年輕人的努力與成就,帶給了京劇劇種青春的生命力與無限的期望,應是此行最大的收穫。

 
 

網站留言

本會電子報發行人:彭鏡禧 
主編:劉慧芬、于善祿  電子報編輯:李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