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與感謝 第八屆理事長卸任感言 /彭鏡禧
主題 第六屆香港華文戲劇節
台灣戲劇史 藝術教育館五十年演出活動回顧
新書資訊
會員動態
會議記錄
榮譽榜
歡迎新會員
編輯室報告
   
 
 

 

 

 

 

 

 

 

 

 

 
 

 

難捨校園 ◎馬森
春風依然化雨 ◎辜懷群
 
 春風依然化雨

 
辜懷群(聯合報轉載)


人跟人之間的緣分很奇怪,第一次看到劉伯祺校長時,我從國外回來,他則剛從冤獄裡出來。那時我對「冤獄」的內容不甚了了,耳聽座中人說三道四,我只遠遠地望著笑容可掬的他。

後來,胡耀恆教授寫了京劇《曲江曲》並搬上舞台,我發現幕後的推手是劉伯祺。有人在國父紀念館做舞台劇《風雪夜歸人》,我去看了,發現乃劉伯祺的製作。莎士比亞的《李爾王》在國家戲劇院上演,我在製作人欄目內發現劉伯祺的大名。走在大鵬劇隊和復興劇校裡,我發現人人暱稱他一聲「劉伯」,原來他曾是他們的校長、隊長、大隊長。在戲曲界最令人感動的「蔣桂琴事件」紀錄照片裡,我發現他穿著戎裝,筆直地站在最前排。在早期台灣製片場的電影裡,我發現他是製片人兼廠長。聞名國際的戲專綜藝團長期為戲專賺進相當不少的校務基金,我發現是劉伯祺擔任校長時的遠見致之……我終於決定主動跟這位多采多姿的前輩請益,並從他 多個頭銜中挑選了「校長」這個對我而言最親切的稱謂。

而這一請益,就是一生。校長過世前兩天,還在「台北戲棚」裡「督軍」。說實話,「台北戲棚」這個每周五、周六針對觀光人口設計的傳統藝術萬花筒,如果沒有校長,根本不可能撐到今日!「定時定點演出傳統表演藝術」知易行難,又要正統,又要有趣,經常應付不同的表演團體,不管颳風下雨準時登台。而校長為我們這群後生義務領航,場場不缺席,竟達好幾百場!

校長過世剛滿半載,我卻已感覺到幾百年的孤寂。深夜裡,我考慮新戲的製作,趁著四周無人,我喃喃跟他「商量」。每表演完畢,我情不自禁跟他嘮叨:這裡好,那裡不好……他老人家帶著微笑輕聲細語的模樣映入眼簾。逢遇事情不知如何應對了,先想想校長會怎麼說、怎麼做;獨自旅行時,總憶起幾度與校長帶團巡演歐美、日本、大陸的情景。校長旅行時有兩個雅好:一是寫日記,二是機上小酌。我不喝酒,但總陪他喝一樽。今年聖誕前夕,「台北新劇團」再訪北京的歸途,我懷抱一路上揮 不去的失落,回憶長安大劇院裡漫廳掌聲中獨不見校長的痛傷,特意在機上要了他喜歡的白酒,隔世遙敬。「校長,我們又完成了一次美好的任務!」淚光中,彷彿 又看到他淘氣的笑靨,閃亮的雙眸充滿慈祥。

劉伯祺先生不曾是我求學時任何學校的師長,與我更是非親非故;但他教我實戰經驗,妙勝萬卷。他教我逆境下的寬恕與豁達,謙煦真誠。他教我愛戲、惜才、疼後 進、有教無類。他甚至在離世後讓我認識了一種只有在職場上不斷得到良師引領的幸運者方能體會的福氣與哀矜!人海沉浮,星移斗換,逝者的教誨依稀,存者寧不 起舞於聞雞?

2006.12.31 05:12 am

 

 

網站留言

本會電子報發行人:彭鏡禧 
主編:劉慧芬、于善祿  電子報編輯:李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