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典範VS.進化
我看「蓋派經典劇目」展演的時代意義


 
文/劉慧芬(中國文化大學中國戲劇學系副教授兼系主任)
 


2011年3月4日到6日,筆者承蓋派武生第三代嫡傳張善麟老師的殷勤邀請,撇下台北繁重的工作任務,一人搭機直飛上海,專程欣賞這台紀念蓋派創始者蓋叫天先生逝世四十周年的劇目展演活動。多年前,筆者與張善麟老師相識於台北,啟發我對蓋派表演藝術的好奇,從而透過理論研析,產生景仰之情。然而,純由文字理論的體會,終不及親眼目睹來得真切;這三天的演出,讓我真正見識到了蓋派武戲的精華與高度,對張善麟老師多年來以家學傳承為己任的耿耿之心更是感佩不已。三場精彩的演出,不但滿足了觀眾們觀賞的熱情,更刺激了關心京劇藝術發展的觀眾們心中潛藏著的疑問,如何才能將精美的蓋派藝術普世傳習,成為京劇舞台上最珍貴的表演資源呢?

傳習者首重流派劇目的傳承,這三場演出,就全面性展示了蓋派武戲的經典之作。三天劇目的安排,蘊含主辦單位的深遠用心,挑選最具代表性的劇目,包括全本《武松》(內含《武松與潘金蓮》、《獅子樓》、《十字坡》、《快活林》、《蔣門神》、《飛雲浦》、《鴛鴦樓》等折子戲。);武生折子戲《白水灘》、《三岔口》、《一箭仇》、《劈山救母》、《七雄聚義》、《惡虎村》等經典劇目。特別在首演場中,一口氣將全本《武松》高度濃縮性的演出,不但大飽觀眾眼福,更開武生表演新局,將「武松」這個充滿傳奇色彩的小說人物,刻劃成鮮活的京劇人物,兼具武打戲的精彩與情節性的完整。

透過這些折子戲的傳習,展現了蓋派表演藝術的精神與技術的精妙,這份傳習的功勞,首推蓋派家族的家學根基。筆者自結識張善麟老師後,即從張老師身上感受到這股強烈的使命感與傳授絕藝的茹苦心血,數十年如一日的教學演練,終於在這三天的演出中,證明蓋派經典劇藝的傳承大任已透曙光。十數年來,他不斷的尋覓良材,親自帶領他們勤學苦練,方見此成效。此次匯演,聚集全國南北十位老中青三代武生演員,組成一支龐大的蓋派武生團隊,成員包括蓋派張善麟、張善元、張帆等三位嫡傳後人;奚中路、張曉波、田磊等青壯輩著名武生;李哲、徐瀅、陳麟、王璽龍、郭洋、郝帥等新生代武生新秀。他們分別來自北京、上海、湖北、福建等地,橫跨東北西南,縱貫五代傳藝,致令蓋派武戲蔚為大觀。最令人驚詫者在於,武生良才一如春筍齊發,美不勝收。武生演員向來養成不易,武藝卓絕者,如無嗓音作表之功,扮像氣質之秀,多歸入武行下手;即便三者俱全,如缺乏豐富的演出訓練,也難成氣候;再者,已成名家者,如無追求精益求精的堅毅志向,中途轉行求去者亦屬常聞。而此場蓋派武戲的展演,顯示大陸武生行當的榮景可期,頗令觀眾們感到無限的欣喜與高度的期待。

從師資、劇目到傳人,一條蓋派傳習的康莊大道,已然建構;一齣齣蓋派經典劇碼,熠耀燦輝,歷歷在目。典範在前,傳人在後,此刻之蓋派藝術,又將面臨新局。

從劇目的發展來看,蓋叫天先生畢生精研出系列的代表作品,是否僅是一方固守的疆域,後人無能超越,亦無從擴大?從經典的概念出發,「經典」的崇隆地位,是永遠的標竿,後學者當恭謹仰視,學習模仿是接觸經典惟一的道路。然僅視蓋派武戲為「經典」,蓋派藝術的舞台生命,將無法以常新的面貌,靈活展現於當世,對於學習者與廣大的觀眾群,也都將成為一道難以跨越的高門檻。

蓋叫天先生的創造與傳人,已然建構起風格鮮明的流派旗幟,凡出身於這方旗幟之下的武生演員,武學造詣必具蓋派紮實深厚的基礎,一身上下,舉手投足,浸滿了蓋派藝術豐潤的精油;然則,他們只能演出蓋派嫡傳精心保留的劇目,才算得「蓋派武生」的定義,是否忽略了蓋派藝術,已然成為培育武生茁壯成長的廣袤沃土,得以蘊育出青翠蒼鬱、華蓋亭亭的大片森林呢?

為蓋派藝術長遠發展之計著想,首先,應尋覓京劇編導人才,針對蓋派表演特色,為這些蓋派傳人們,塑造蓋派戲劇人物形象,精心打造精良劇目,維持蓋派的表演風格與特點。戲目雖非出自蓋叫天先生本人的創造,但所有的新編劇,從內至外,都具備蓋派藝術的精髓,蓋派藝術自能無限擴張,自由流灌奔騰於京劇、各個劇種、舞蹈、武術等表演藝術之大江洪流中。

其次,對於蓋派武生傳人而言,傳統蓋派的「經典劇目」,是必要的基礎條件;從此出發,透過源源不斷的蓋派風格新編戲,演員們不但維繫了蓋派藝術的精蘊,更能建立個人的表演成就,出眾人之上,揚一己之名,傳蓋派之聲,以戲養人,以人揚派,如此蓋派藝術焉能被人冷漠以對?

其三,蓋派當代新劇目的安排,也需循序漸進,先從目前的折子戲入手,針對可補強者進行情節與人物的充實,例如,此次會演全本之「武松」,集中呈現蓋派武松戲的精華,固然用意甚佳,然受限於時間,情節跳躍,多數一表而過,頗有倉促之感,如能舒展成為兩晚的劇目,分為《武松》上、下篇,針對情節疏漏處補強,深度的刻劃人物,相信演出結果將更精彩感人。

其四,若能正視蓋派新編戲的產生,編導過程須以「保護文物」般嚴謹的態度面對,不能任意竄改原本優點。最後,回歸京劇人對流派藝術的價值認知。流派藝術長期以來講究師承,模仿是重要的手段,也幾乎成為唯一的價值。一般的文戲表演,流派幾乎等同於流派創始者的個人思想、氣質與藝術方法;但對蓋派的武戲而言,固然上述問題都存在,可是武術的學習,較能跳出抽象的思考,化為技術的養分,進行分解重建,也較易超越文戲流派傳習的人文抽象問題。因此,蓋派進行創編當代劇目的可行度便可提高,更可視為蓋派藝術可資大力開發的「文化財」。

典範,是固定的;進化,是流動的。面對固定或流動的態度與做法,應當是此時蓋派藝術必須深思與慎行的時代課題。
 

蓋叫天先生嫡傳第三代孫 張善麟老師飾演醉打蔣門神之武松
蓋派武生 身段俐落 線條優美 是蓋派武戲最具特色的表演基礎能力
張善麟老師演出武松劇照。
張老師今年已七十高齡,
身手依然矯健 , 仍能帶領眾徒兒一起粉墨登場,演出蓋派經典武戲,
為蓋派藝術樹立最正宗的表演典範
紀念蓋叫天先生逝世四十周年 由上海京劇團策劃主辦
推出「南英北傑 蓋派經典劇目習演」的演出活動
全體蓋派武生 在張善麟老師的帶領下全力以赴,
其中,荀派旦角孫毓敏老師 中立者 對蓋派藝術推崇備至,不斷鼓勵張善麟老師,突破環境艱困,持續發揚蓋派表演精華,令張善麟老師感銘於心,將此激勵化為行動,蓋派武戲終能傳習成功。
蓋派武生 集合老中青三代演員 蔚為大觀
此次演出成員包括 蓋派張善麟、張善元、張帆等三位嫡傳後人;奚中路、張曉波、田磊等青壯輩著名武生;李哲、徐瀅、陳麟、王璽龍、郭洋、郝帥等新生代武生新秀;分別來自北京、上海、湖北、福建等地,橫跨東北西南,縱貫五代傳藝,組成一支龐大的蓋派武生團隊。
 
 

網站留言

本會電子報發行人:辜懷群
主編:黃兆欣(戲劇)  電子報編輯:李惟恩
本頁址: file:///L:/0-project/chta/1103/page-1103-1.htm http://www.com2.tw/chta-news/2010-6/chta-201006_files/chta-20100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