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探號總是給人驚嘆號 : 我看男旦兆欣的思凡色空

 
文/侯剛本
 


我常說,藝人總是異於常人。
這話兒入行愈久,
愈覺得入味且半點兒不假。
杜思慧(2008)在"單人表演"一書中,
談到很多獨角戲的辛苦,單人表演的困難。
尤其是在尺寸的拿捏上,
關於物理的時間,也關於心理的時間。
前幾天去363小劇場走訪京探號的第三號病例"思凡色空"。
祖師爺關於乾旦的生產,若從近年歷史的光譜來看,
相較於民初時四大名旦的榮景,反觀民國100年後的今天,
好的男旦無疑是個瀕臨絕種的稀有保育類動物。
兆欣,是好的。
至少我那八歲的戲精女兒,
看完他的"思凡色空"後直說:
爸,兆欣葛格會紅........
的確,以一個反串演員來說,
要有這樣被導演侯雲舒任由蹂躪的條件,
嗓子一會兒京,一下子崑,
梅程嗓音風格隨著角色內心世界的變化,
也跟著任意地切換頻道沒有"齜(ㄗ)花兒"破聲,
加上身形動作的身段韻味拿捏掌握,
以及單人表演的節奏控制,
兆欣,真的很棒。
有時候,我們物色演員時,
總會找某人與某角或相似,或渾然天成的條件,
以至於到了排練場磨戲,以及登台亮相時,
整體看起來的Tone調才是接近完美的。
散戲後,我曾跟雲舒討論過選角的問題,
我說,這戲若是找錢珊珊來,根本不用演,
珊直接上台了,就是一個色空。
更何況以珊的劇藝條件,被雲舒這樣"玩",
一點兒也不困難。
然而,正因為我看到了若是換由兆欣來詮釋這個角色時,
固然以兆欣的條件,仍舊少了好幾個趨於完美的天梯,
卻也因為看著兆欣在18場的實戰磨練中,
嘗試一格又一格,一步又一步的突破時,
因為我曾是個演員,所以我深知兆欣所試圖突破的每一步,
皆是何等不易,就像訽東玉三郎,像梅蘭芳那樣地不容易。
嗓子,身上,性/別生性的克服,男/女思考模式的逾越,
乃致才有美國時間再進一步地透過表演的實踐中,
去思考到關於單人表演的尺寸拿捏如何如何又如何。
我看過很多的單人表演獨角戲,
近年看過最趨近完美的,是吳興國的"李爾在此"。
吳哥的劇藝坦白說,我們不太能夠用"正常人類"的標準來看,
因為他那種等同於是"異能者"的表演天才,
總是在舞台上充份運用他身為一個傑出演員的身體自主性,
探索著各種來自吳興國給吳興國的極限。
而我看到兆欣正在自身劇藝的行腳步履,
少了的那幾格艱難的天梯,至少就單人表演來看,
因為他不是錢珊珊那種天生色空到位:
完全不用演就直接上的演員,
於是,必然的天梯至少在追求完美的殘酷舞台上,
這幾步,顯然是兆欣少不了的。
極簡的363小劇場,極簡的舞台技術,
極簡的文武場面,極簡的舞美視覺,
當然,極簡並不是一種"陽春"的除罪語,
很多時候,極簡反而是一種更淋漓盡致的表現。
那琵琶,那光影下喻意濃烈的薄紗,
那字幕也情不自禁地跳出來賣力地表演,
很難想像,一個白天在政大中文系執教的學者,
竟然可以在走下講台後,用一種如此極簡的手法,
實驗著各種來自傳統戲曲走入小劇場的可能性。
(難怪它叫京探號,果真團如其名)
是的,表演藝術的可能性,像極了超人特攻隊裡的彈力女超人,
它有著各種可行的可能,只是看你行不行或能不能,
單以"傳統戲曲小劇場化"的現象,
儼然已是一個劇場界研發表演新口味的全新時尚風潮。
依我的私心,我何其希望京探號是傳統戲曲小劇場分眾市場裡的第一品牌,
儘管在這樣的分眾中,它是何等邊陲中的邊陲,
甚或它每一場所賣出的座位,也只有難得區區的30席。
但終究,它,還是第一品牌。
擱筆的此刻,有一回某個學生跟我說,
某某小劇場的小作品搞得他覺得奇難看地要命,
偏偏卻不懂各路大師名家直誇這戲好好好好好,
未料看完後那孩子覺得有被騙的感覺。
我說,孩子,若從專家生手看戲的眼光來看,
由於你的眼界和火侯沒到,所以你自是看不出箇中的門道為何。
你可知許多線上主流的創作者,很多都是到邊陲的小劇場裡,
尋找各種他們繼續創作的養份與靈感,你知道嗎~~~~~~~

台北,真是一個充滿文藝氣息的城市,
至少像363這樣的展演空間,
如今,在這個城市的許多角落裡,
總是一次又一次帶給我像京探號那樣地驚嘆號。
 

 
 

網站留言

本會電子報發行人:辜懷群
主編:黃兆欣(戲劇)  電子報編輯:李惟恩
本頁址: file:///L:/0-project/chta/1103/page-1103-1.htm http://www.com2.tw/chta-news/2010-6/chta-201006_files/chta-201006.htm